希腊共和国(The Republic of Greece)褐煤厂:目之所及,诚惶诚惧

Charavgi村里的教堂与采矿设备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希腊的褐煤采掘工业体量庞大。若把希腊、德国和波兰的褐煤产量加在一起,可达世界褐煤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。在西马其顿大区内采矿区里居住的村民们深受采矿业影响,他们身体每况愈下,有时甚至被迫挥别故土。

普托莱迈达的一片灾后末世景象。拍摄:Anna Pantelia
普托莱迈达的一片灾后末世景象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普托莱迈达位于雅典西北500公里处,地处西马其顿大区内,当地以褐煤矿和发电站而闻名。在这里,悬浮在大气中的厚重灰尘遮天蔽日。

Kostas是希腊公共电力公司(PPC)的一名守卫。这家公司是希腊的国有企业,他的父亲也曾在该公司担任过守卫。Kostas说道,“我父亲在我12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死因是癌症。和他轮班的四名男性也死于癌症。”

Kostas正在监督采矿作业。拍摄:Anna Pantelia
Kostas正在监督采矿作业。拍摄:Anna Pantelia
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一名员工收集了一枚矿石样本。拍摄:Anna Pantelia
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一名员工收集了一枚矿石样本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欧盟在煤炭方面制定了严格的规定,煤炭业的利润也在下降。尽管如此,希腊仍打算在该地区建设两处新的发电站,并为此投资了13亿欧元(约101亿元)。

黝黑的矿区占地达625平方英里,一眼望不到边。拍摄:Anna Pantelia
黝黑的矿区占地达625平方英里,一眼望不到边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普托莱迈达一片灾后末世景象,黑煤覆盖了625平方英里的土地,其间零星分布着一些废弃的村庄。普托莱迈达拥有巴尔干半岛上最大的煤矿,报告显示这里贡献了希腊全国30%的供电量。

绿色和平组织(Greenpeace)称,煤炭燃烧在希腊每年导致1200人过早死亡。拍摄:Anna Pantelia
绿色和平组织(Greenpeace)称,煤炭燃烧在希腊每年导致1200人过早死亡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若把希腊、德国、波兰和捷克的褐煤产量加在一起,四国的总产量可达世界褐煤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。然而,煤炭产生的污染物是全球范围内毒性最强的空气污染物之一。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,仅2012年一年就有700万人因暴露在受污染的空气中而死亡。在欧洲,死于空气污染的人平均比预期寿命少活了约11年。

普托莱迈达的煤矿。拍摄:Anna Pantelia
普托莱迈达的煤矿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绿色和平组织(Greenpeace)在“无声杀手”(Silent Killers)报告中指出,煤炭燃烧在希腊每年导致超过1200人过早死亡。

Kostas是希腊公共电力公司里最年轻的员工之一。他每天都用清理煤矿产生的灰尘,保证电力生产作业的正常运行。拍摄:Anna Pantelia
Kostas是希腊公共电力公司里最年轻的员工之一。他每天都用清理煤矿产生的灰尘,保证电力生产作业的正常运行。拍摄:Anna Pantelia
Kostas的双眼接触灰尘,眼白发红。拍摄:Anna Pantelia
Kostas的双眼接触灰尘,眼白发红。拍摄:Anna Pantelia
一名工人满是煤灰的脸庞。拍摄:Anna Pantelia
一名工人满是煤灰的脸庞。拍摄:Anna Pantelia
两名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工人正在清理传送带上的灰尘。这段传送带被用于运输煤炭。拍摄:Anna Pantelia
两名希腊公共电力公司的工人正在清理传送带上的灰尘。这段传送带被用于运输煤炭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普托莱迈达卫生部门副官在致希腊卫生部的一封信中写道:在普托莱迈达地区,每10例死亡中有7例与癌症或血栓栓塞性疾病(中风、肺栓塞)有关。当地患癌率自1950年以来上升了16%,现已达30.5%,地区寿命水平也在下降。

地表处常常会遥控进行引爆作业,从而击碎坚硬的岩石,开采下方蕴藏着的矿藏。拍摄:Anna Pantelia
地表处常常会遥控进行引爆作业,从而击碎坚硬的岩石,开采下方蕴藏着的矿藏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作为煤矿的业主,希腊公共电力公司和其合作伙伴们在普托莱迈达创造了约1万个就业岗位。在金融危机期间,普托莱迈达的失业率曾高居希腊国内之首。60多年来,当地居民一直从事发电行业。作为希腊纾困(bailout)方案以及欧盟煤炭淘汰计划的一部分,希腊公共电力公司被私有化,这使得当地经济不断下滑,陷入迟滞。很多人和Kostas一样牺牲自己的健康换来每月区区680欧元(约5300元)的薪酬,还有一些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土地和房屋,让位于不断扩张的矿区。自1976年以来,矿区内5个村庄里超过4000名居民永久地搬离了他们原本的居所。

一处矿区的中心地带里坐落着一座废弃的教堂。拍摄:Anna Pantelia
一处矿区的中心地带里坐落着一座废弃的教堂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里几乎被遗弃的房屋和迷途的饿狗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里几乎被遗弃的房屋和迷途的饿狗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里被遗弃的房屋。拍摄:Anna Pantelia
Mavropigi村里被遗弃的房屋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几乎被遗弃的房屋、几只迷途的饿狗、摇摇欲坠的教堂:Mavropigi是最近刚刚废弃的一座村庄,它已经做好被拆毁的准备,以进行煤矿开采。

Aristokratis是Mavropigi村中仅剩10名居民之一。拍摄:Anna Pantelia
Aristokratis是Mavropigi村中仅剩10名居民之一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Mavropigi村仅剩10名居民,Aristokratis和他的妻子正在此列。尽管希腊公共电力公司已经正式搬迁了村中的居民,但仍有少数人居住在村中。现在,这座村庄距离矿井只有几步之遥,村中的自来水供应也已经切断。Aristokratis说,“我的妻子和我的狗都在这里,我不想住到别的地方去,这里是我唯一的家。”

Charavgi村里的教堂与采矿设备。拍摄:Anna Pantelia
Charavgi村里的教堂与采矿设备。拍摄:Anna Pantelia

翻译:王宁远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